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女警半朵淫花】(18)【作者:拾贝钓叟】
【女警半朵淫花】(18)【作者:拾贝钓叟】
字数:889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〈18〉

  我当然知道,这二兄弟一定有企图,男生色欲薰时,什么都嘛敢。

  我当然知道,时代变迁,只要观念改变,你会就更美丽,人也变得更开朗和乐观。

  问自己:「倪虹,要不要?」我。没意见。可是没有五彩缤纷的光,就没有FU。

  上回和暴屌哥,就觉得催情迷药的药效淡了,我才会陷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纠结。这一回,他俩是兄弟;我和咘咘是闺蜜,自己人一家亲,可五彩缤纷的光竟然没有发作?

  看来迷药余毒已除,我可以回到光明面?有点小失落。但还是,把心里的小恶魔关起来。

  「好啦…一起玩嘛?我们可以同床不交换…」当谷枫再一次怂恿,我犹豫一下后,选择摇头。

  但我不能让谷枫输给小叔。

  「枫哥!还是你比较棒。快~用力的肏我。…快…用力一点…喔…高潮了!
  阿阿…阿~泄了~泄了~「屁啦!全是演的。

  就在我才有感觉,小屄一阵紧接一阵紧缩时,谷枫承受不住,开始把滚烫的精液射进我嫩屄深处。

  看向木质窗户,泻进几道月色光华,原来是玻璃破了几块。人家比我们早出发,而谷枫却比他们早到站。

  谷枫呀~你真行…

  红眠床上的咘咘,不知她赢了,还不干示弱。

  「啊…好爽…亲丈夫…再用力顶…咘姐姐要泄了…喔…喔…抱紧我…搂着我…你的女人要飞了啊…啊…啊」

  我是在演戏,可人家咘咘是真的泄身,因为她人已经瘫在小叔身上,快昏迷了。

  小叔不懂,看她不动,翻身跪在咘咘身上,用胸膛摩擦着白皙的奶子。咘咘的身体不断颤动,双眸紧闭,微张的嘴唇在轻轻地娇喘,显然很满足,羡慕呀!
  「哥~她的小穴怎一开一合的?」小叔捏了她的奶子,再拍了她几下,说:「咘咘姐!你没事吧?我还要。」原来,只有咘咘瘫软,小叔还没发泄完精力,又开始想要。

  「姐姐不行了,如果你还想玩,换你肏我。」

  小叔把咘咘双腿高举,跪在她的胯间,然后扶着肉棒,他还不懂女人的身体结构,硬挺的鸡巴像野马,有对着洞却不识角度,胡插乱捅蛮撞。

  咘咘看他的神情,禁不住轻笑,善解人意地说:「还真忘了你是头一回。来~让姐姐帮你。」

  她说得脸红了起来,伸手牵住肉棒,慢慢往自己的屄靠过去,看来她先让肉棒抵在那团炙热的嫩肉上。然后说:

  「有没有感觉顶住一个湿润滑腻的小洞?轻轻用力一下。拭拭…」咘咘的手带着肉棒,臀部微微上迎,硬挺的鸡巴便顺利地就位了。

  咘咘放开了那肉棒,双手抱着小叔,闭上眼睛像在等待。

  小叔把腰向前用力地一挺,鸡巴显然全根尽没在咘咘的身体里。

  「啊!好痛!你…大啊!」咘咘呻吟了一声,打了他屁股,忍着痛说:
  「哦…嗳…以后不要这般急,姐姐会痛!」看她张着小嘴,痛到吐着大气,还是很疼这小处男,双手在小叔的屁股上抚摸起来。

  小叔不敢再动,床上的裸裎,像按下快门画面停格,姿势很美,很自然,这就是性爱的伊甸园?

  咘咘轻摇他屁股说:「傻瓜,开始动呀!」小叔听到可以动,竟是连续不停的乱捅蛮撞,漫无目的的胡插。

  「哎呀!你要小内穴的角度啦…」

  「啊!哎…哇~好胀…慢一点啊…哎唷!」咘咘又是呻吟,又是哎唷。两手紧紧扣住他的屁股,却再也制不住小叔的横冲直撞。

  我感觉过了很久,但可能也就是几分钟,因为谷枫也忙着抱紧我的屁股,不停地往我嫩屄耸动,希望自己快点硬起来。

  愈是不服输,急。就愈不济力。

  反倒是咘咘紧紧抱着小叔的脊背,并用双腿死力勾着的腰,开口大叫:「小鬼!别这样,姐姐今天旅途劳顿,不能再被你搞了!」

  「哎唷!姐姐会被你撞坏掉,真会死掉的,停…停…快让姐姐休息一下。」
  小叔说:「当然好,咱明儿就去领结婚证,姐姐有经验又体贴。」

  「你是号称十八岁,要领结婚证也要等成年龄满了再说啦!」

  听小俩口甜蜜的嘻闹,我向谷枫使了个眼色,转身扶住他软下去的鸡巴,我顾不得泥灰大口地含住,就像含进全部的爱,也含住了谷枫的面子。

  我一边吸吮着属於我专用的鸡巴,对那屌说:「我比咘咘美,你别贪心了…」,还一边伸手摀住下体流出来的精液。

  谷枫看不穿我的心思,愉快的呻吟了一声,他是故意的,用手抓住我的奶子,使劲地搓揉起来。

  「枫!我们回阁楼去玩,凉快!」站了起来,就在我们要退出房间时,小叔出声说:「大嫂,谢谢你!」

  「谢我?是你表现好,抱得美人归,为什么谢我啊?」

  心里酸酸的。

  感觉哀怨,唉~女人阿,就爱比东比西,小叔床上表现比谷枫强,对女人也比较贴心。

           第九章〈狂放与细腻的对比〉

  翌晨,太阳依旧照耀着美丽的彩虹桥。

  公鸡照啼我照睡,直到谷枫来侍候我起床,说他妈妈要见我。

  小媳妇赶忙穿得端庄点,随他去大厅见到未来婆婆。

  「妈妈,你身体有没有好一点?」我关心的问。

  「有,但是化疗后遗症,老是吃不下。我帮你们煮了粥。」妈妈走向厨房,我赶忙跟了进去,她拿了四个人的碗筷。

  「妈妈,对不起!我真不受教,睡过头,还让您煮早餐。」

  「年轻人,呵呵!昨夜,你叫得比那小妮子还大声。」

  「妈妈,您佬听错了。我在阁楼睡,是小叔他们啦!」

  「唉呀!没关系,这二兄弟感情好。乡下,传宗接代,凑合合凑、百无禁忌,树大叶大、家大业大。」

  「是!妈妈教训的是。我和谷枫会努力。」

  「还有~那二个,忙了一整夜,还是让他们多睡一会儿。你们二个先吃吧!」说完又收起二付碗筷。

  老人家吃没几口,我侍候她吃药。含喧几句,依旧说一些催我结婚生子的老话。但主要是打听咘咘,我当然说了很多好话,什么家庭单纯,只交过一个男朋之类的,让罹癌的婆婆放心。

  「那我就放心了!我看那小妮子,个头小屁股圆,会比你早怀孕。」一提到咘咘,谷枫食之无味,就说要去找小叔。

  骗鬼!二兄弟平时各玩各的,这会儿怎忽热络起来?摆明是想看咘咘。
  「妈!我也去。您多休息,这碗筷我待会来洗。」

  「去!去!去!一起去,好好玩,我等着抱孙子。」

  大白天,进老堂屋我才看到,原来小叔的房间真够髒,昨晚还被谷枫压在地上肏. 怪不得昨晚回卧虹居时,我浑身是灰尘和髒东西。

  唯独那红花梨的红眠床,在髒乱中有如初发芙蓉,熠熠的亮。喜欢!嘴巴里念着,我非弄到手不可。

  婆婆话中有话;想到谷枫看咘咘贪婪的表情,难不成…??这一家子,都怪怪的。

  我指着地上的灰土,指桑骂槐:「都是你好面子,干的好事,害你妈妈误会我是荡妇。」

  「呵呵~乡下,会生才好,多子多孙多福气。」谷枫,他反而一脸兴奋的感觉?莫非他想歪,又误会我了?

  屋内外找不着小俩口,打电话问,说在景区里,谷枫就开车要去找他们。
  驱车到一处树林子里,清新的空气泛满着幽香。心情舒畅,着实喜欢也故意赖着不走,他只好去车上拿来帆布,二人就躺在帆布上。

  谷枫的手在我身上游移,瞇着眼眸,让心随着吱吱喳喳的鸟语在翱翔。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,也可以称之为一种享受。

  瞄他的表情,谷枫一定在回味,和小叔同房干爱的过程。我不想陷入泥潭,我不希望昨晚的那幕,再度演续集。

  「谷枫,我想要那组花梨木的红眠床。摆在卧虹居多好?」

  「我以为你说要弄到手,是看上我弟弟的大…」真想敲破他的头。

  林子是如此的安静,阳光从树缝洒下,好不悠然自得。偶有小鸟不怕人,跳下来在我身边飞来跳去,也算有伴,抛却工作上的忧虑和烦恼,这趟回来发现红眠床,还有这处林子,也算值了。

  经一打听才知道,这片林子,本是谷家的地。十几年前变卖,让谷枫当香港读书时的生活费。

  问,卖了多少?才值我现在半年的薪俸。

  谷枫看我酥胸随着呼吸起伏,不知我暗下决定,要开始存钱,明年就可以把这树林买回来。

  心不在焉被解开我钮釦,知道乳胸砰然跳出,我也是谷家媳妇,在自家土地上不觉羞,迳自闭眼享受着。

  这傢伙又在做诗了,说这块地是他童年的仙境,我是他梦中的白雪公主。语毕,伸出舌尖在我乳晕四周轻舔慢画,看他嘴唇夹着乳头想咬又舍不得。

  这年头,男人只会滑手机。有诗意的男人不多,知道他疼我,幸福!

  谷枫向下舔行,让我嫩屄暴露在一束阳光之中,知道自己金色秘毛的诱惑很美,或许拥有名器,才让谷枫技不如人吧?

  不知是我淫荡,还是他口技很棒,屄下的帆布上,已经有一滩淫水,谷枫散发着诱人魅惑。他挺着胀硬的鸡巴,说我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,害他看得欲火贲张。

  「好啦!都是你的,想吃就随便吃,美屄,想肏就随便肏. 」捏了那屌一下,骂,希望你可别又不济事了。

  我们拥抱着在帆布上翻滚,逗奶,挑棍,抽插,呻吟,说着淫话。

  在瞬间充实那一刹那,我的心在享受着大自然带给自己的喜悦。

  谷枫的坚硬,只是魔法棒,在小穴里面搅动,产生的快感让我不自主的喘气和着呻吟。

  我努力把自己的臀部迎向男根,用力弓起,尽量使那话儿捅进性灵深处。爱液在阳光下晶莹剔透,流淌濡湿了自己金色耻毛。快感泛满全身,轻轻飘飘的,彷彿置身云上,模糊的意识,只感觉一波接一波来自下体有力的抽动。

  我不知在和谁做爱?不重要。原来女人要的是感觉,和谁做爱不是重点。
  有好几次,滚出了帆布,赤身裸体在又湿又凉的草地上照样肏着,我的小屄粘了泥土和青苔,也不在乎,很享受这种野地。

  这个泥巴味的谷枫,就是怪!只要没有人惊扰的野地,他就很行,这回也是动作颇多,换了好多种肏屄姿势,昨儿没有,今儿补办,把我送上高潮。

  被肏到巅峰时,很怕他乱讲话。

  「枫哥!我够了,你射吧…」我主动求他射给我。这牛受到鼓舞毫不犹豫,开始大力快速猛烈抽插。

  「肏啊!枫哥…不是要肏翻我小屄吗?来呀…肏!肏!啊啊啊!」原始林子里清幽,我可以纵情地淫啼,高潮来的快,让他毫不怜惜地抽插着。

  几百下后,感觉屄屄里又开始阵阵颤动,极力的挺起下身,让谷枫挺入更深处,随着身体一波一波的颤抖,阴道收缩也是,我又要来了,他也是。

  突然有股热流向我直喷,我用力夹紧他的鸡巴,嘻嘻…来了,来了呀!快快,快射,倾囊全射给我吧!

  「哎呀,不行!不行!还有一天…还有咘…」都射了,才想后悔?

  「枫!妈妈要求的,给我一个孩子,射愈深愈好…」不饶他,把鸡巴夹得更紧,我忸怩索取,噗噗,噗噗!伴随着鸡巴的跃动,一股股热精浇灌在我花心上。
  「爽呀!倪虹,爽呀,过瘾!」谷枫有气无力地低吼,喃喃自语。

  这次野爱,很淋漓尽致,难得双方同时登上美妙的巅峰。

  「讚喔,枫,你肏得好,我也舒服!」这是真心的讚美他。

  领略到无限风光,二人都心满意足后,我们就躺在了帆布上,搂在一起,闭上眼,这是无人的树林,如此安静,不担心有人来打扰,想睡就睡。

  就说很怕他乱讲话,他还是说了:「倪虹,我们乡下,共妻,是很正常的啦!」
  我没在听。

                 ●

  假期结束,在南昌机场。要登机的时候,换我扶着咘咘。

  「哎呀!我…我的小穴啦,好痛…好痛啊…啊!」她被小叔肏了二天三夜,岂止破皮。

  「倪姐!你小叔…超厉害…谷枫该也很棒吧?」咘咘无力地说:「被灌注太多精液感觉小腹涨涨,就像怀孕一样,不太舒服。」

  「好呀!怀孕我就出钱帮你们养小娃儿。但那聪明球,要送给我。」一言为定。

  翌晨!

  醒来,心情很好,身体不经意间移动。啊!我竟然是全裸的,怎么了?可能是催情迷幻药的后遗症还在。真害!只要一做春梦,也不管在那里,就自己脱光了。

  梦里,依稀和咘咘,陪着二个鲁蛇兄弟大玩换妻游戏。

  怎会做这种梦?

  是在老旧堂屋,谷枫肏我给小叔看,刺激?还是预兆?

  今后,这二兄弟如果真要分享,我会怎么因应?

  谷枫提及,偏僻乡下,多子多孙多福气,仍有共妻习俗。这问题,我没有太多时间思考。

  香港的生活节奏很快,如梦般的假期让人无暇回味,一溜烟就荡然无存,好像是一场虚幻。

  上班,下班,就像回转笼里的宠物鼠。我人见人爱,却永远转不出勤务班表的桎梏。

  我很在乎林雅婷这个同学,为了化解隔阂与心结,我运用关系帮她弄到了套房式宿舍。

  还邀鸡爸出来帮我证明,我无意和她抢排名。

  鸡爸对林雅婷说:是他鼓励我读书升职,不要一辈子混警员,被屌毛呼来唤去。

  费了近一个月,二个人常常一起吃饭,从在警察学院的学生点滴讲起,讲到按成绩分发,在警界绕了一圈,难得有缘再相逢成同事,彼此心结终於说开了。
  想必她也听到很多中伤我的传言,换我该来探听,她从那里看到我的不雅影片?

  利用闲暇,今儿我又打电话,想约林雅婷一起吃饭。

  电话接通,她很喘,我问:「你怎了?」她说在警署顶楼的旗台,要我快点上去。

  到场,我被眼前的景况吓一跳。警旗被降下来,林雅婷全身赤裸屈膝,侧躺在摊开在地的警旗上,蒋秋在一旁架设摄影机。

  不只这二个人疯了,现场还有另一个男人,雅婷向他介绍:「老公,她就是倪虹。」我认得这男人,在会议室,林雅婷自慰,就是用视频直播给他看。
  摄影机就序了,雅婷把老公叫到跟前。不解,无法相像,赤裸的她竟然能那么深情却不害羞。

  她老公说:「我等这天等好久了!亲爱的…让我先拥抱一下。」

  「嗯!我会尽情的演出,将你脑海中的想望实现。」她们开始亲吻,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。

  光头的蒋秋潇洒的甩甩头,再脱掉上身衣物,只穿一件子弹内裤入镜,老公退出站到我身旁,我看得出他眼眸中有火在烧。

  是她老公帮忙按下摄影键,影片开拍了!

  看我不解,她老公说:「蒋秋安排的秀,要向你们处长抗议。」

  「你…你,是猪喔?把自己老婆当狗,任人贱踏。」

  「随你怎说。你看雅婷雪白的身躯,她是我的最爱。说母狗也不为过。我想让她在我面前,被阳刚的警察配种,我们想生孩子。」

  「蛤,让老婆在香港警旗上被配种?」

  看向雅婷,她还真像一只母狗。起身蹲跪在蒋秋面前,先在他内裤上轻吻抚摸,接着轻轻的拉下子弹内裤。我没想到,蒋秋的阴茎是那么地壮观。

  她转头看向镜头,其实是看老公,他用脸和阴茎做对比,感觉是向老公轻呼讚叹,形容这根宝贝是那么的粗大勇猛。

  「看!我家母狗,她一定会喜欢的。」老公频频用点头,允许雅婷的下一步。
  我有些生气,上下打量身旁这个男人,他的眼神,就像带着自己的宠物,去请人配种,是那么的期待。

  雅婷是警署里的绩优女警,绩分排名第一。平时亮丽、高傲,不可一世。可我却从没想过她会用这副姿态,蹲跪在男人面前。

  我同学一脸淫荡,但我了解她,那表情是演的。她那勉强承欢的模样,让我心里难受,心酸,不敢相信。

  她伸手触摸着蒋秋的胸部,蒋秋一直跨讚我同学的身材美。他的手无法克制,在雅婷裸体上游移着,接着把头低了下去,二人开始接吻。

  雅婷是很美,美到我不敢说自己比她更美!

  她身高一M七,我比她高。她那对32Ccup奶子没我的圆,也没我的大。
  可人家腰比我细多了。

  雅婷开口对着镜头说:「我等这天,等好久了。」这话,是对蒋秋、还是对老公说?

  雅婷再次往下移,用嘴巴似乎管不住、蓄势待发、青筋暴胀的阴茎。只好用手握住,才能用舌头在龟头边上轻轻的转,慢慢的逗弄,不时的舔、吸、上下套滑。

  「你舍得她这样为别人服务?」

  「雅婷就是棒,我才敢让她上台。」他老公又接着说:

  「在她想达到高潮时,喜欢我用很多淫话刺激她,如果我不说,她还会自己幻想,我的淫妻癖好,就这样顺水推舟的养成。我妈想抱孙,更给这事儿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,让雅婷突破思想上的窠臼。

  不解这一对夫妻的逻辑,可蒋秋很尽情的享受眼前一切。他接着扶雅婷躺在警旗上,他用手顺着小腹,滑过阴毛扺达她温湿的阴部。

  当蒋秋粗糙的手指碰到她的嫩肉时,那美丽的躯体禁不住颤动了几下。雅婷很顾及镜头的美感,却不时用余光看着老公。一开始显然有些不自在,但后来渐渐屈服,开始松开双腿,还把毛茸茸的阴阜敞开来。

  她的眼神变的很迷朦,这不是在演,看来她已经动情性欲高涨,想必淫水泛滥。

  而她老公看别人在玩弄妻子,显的很兴奋,不时在挪动凸顶的帐篷。或许碍於我在身旁,不敢张扬而已。

  蒋秋看她娇喘从口鼻发出嘶嘶声,一脸得意用手指直接勾弹阴唇,让她「啊~啊~」地轻声呻淫。我不知道蒋秋竟然是风月老手,看来雅婷识货才找她搭档演出。

  听雅婷发出想要的呻吟声,她老公轻轻的鼓掌。得到老公的讚许,雅婷羞涩的张开了眼睛,她不只看到二个色瞇如火的眼神,还有我的羡慕。

  因为我一直期待,有一个男人这样陪我做爱。

  蒋秋一边熟练的玩弄着雅婷的裸体,还一边对着镜头说︰

  「各位同仁!今天这场性爱,完全是为了踢爆不公不义…」

  蒋秋意有所指的问:「亲爱朋友,我的肉棒要在她的嫩穴里抽送三千下,你同意吗?」她老公没出声,但频频点头,显然听懂这句双关语。

  看老公点头,雅婷已经是满脸红晕,十分诱人。

  她看来无地自容、想躲,实是将自己轻推至蒋秋的胯下,那壮硕的的阴茎早已等在那,从画面看来二人都渴望到不行。

  「大美人,你愿意为了警署的不公不义,而当祭品吗?」雅婷一幅柔弱无助,娇羞的点头。

  蒋秋一脸笑,在她耳朵旁怂恿︰「雅婷,那你献出身体前,要不要讲一下诉求?」

  她喉头彷彿有东西哽着,发出一声谁也听不懂的声音。

  「你不说,我就不插你…」他用龟头来回磨擦雅婷的阴核。

  雅婷被逗得快要崩溃了,小嘴巴轻轻地吐出蚊子般的声音︰「处长,拜託!
  别再为难我们这些女警了。女警有家庭,要的是安定。我愿意用身体来救赎她们。「

  蒋秋仰起光头,用相当滑稽的表情面对镜头,说:「报告处长,您说女警穿便衣,不能把枪插在裤头?那我来教女警,大家把枪插在肉屄里。」

  蒋秋说完用力一挺,肏进去刹那,连我都无法自己。雅婷接着发出类似哀恸的呻吟声。

  她老公对我说:「看到老婆这样,要不是你在场,我现在就想射一次。」
  蒋秋皱眉说:「这枪套太紧了,勒得我鸡巴有点痛啊!」雅婷看来也是。她先是向左,再向右忸怩,叮噹!叮噹!

  随着顶顶撞撞的抽动,和着屁股的耸挺,怎一直隐约有叮噹的声音?

  叮!噹!叮!噹!

  我往前凑近一看,可不是么,雅婷的小穴把鸡巴勒得通红。重点是我早看到了,她的乳头上,也挂着小巧的酒红色铃铛。

  前一阵子听雅婷说,老公要她去穿环,我以为要穿耳环。今天才发现她在乳头及阴唇上都戴着铃铛吊饰。

  蒋秋来回抽插,或轻或深,铃铛就随着性交,发出叮叮噹!叮叮噹!

  我无法思考,更无法理解,她老公看着老婆被肏,会是什么想法。

  但同为女人,我能体会雅婷正在享受着性爱的美好,这对是狗男女,竟也能做出水乳交融的美妙。

  我看他老公,很硬了,满脸通红,但没有做任何动作。雅婷也看到了,一眼哀怨的问:「老公!老婆终於在你面前被男人占有。你还会爱我吗?」

  「我依旧爱你!」他老公眼睛看着老婆的眼睛,由衷地说。

  蒋秋不甘示弱,使劲肏了几下,问:「喜欢我插你吗?」

  「啊?…喜…喜欢!」雅婷被插得啊了一声,把眼神老公身上收回,然后回答。

  「我的鸡巴有比你老公大吗?」蒋秋继续问。

  「你怎这样问?」雅婷红着脸说。

  「你不说的话我就不动了。」蒋秋威胁道。

  「不动就不动…啍!」雅婷说。

  见蒋秋真的不动了,他老公猥琐的说:「就因你屌大,雅婷才选你的。大哥!你就别再损她了。」

  蒋秋知道这话伤人,没再接话,而是要求林雅婷摆出狗狗趴着的姿势。他挺着鸡巴说:「害羞了?你老公看来很疼你。」拉着就是使劲插了几下,雅婷受不了,只好哼哼着说:

  「啍,才不疼勒!老公…整天想看我和你做爱…让你的大鸡鸡插我…」
  蒋秋听这话又是使劲一阵急肏,说:「这是好事,恩爱,我才乐得成全。」
  那悬在空中的铃铛,发出的声音,更是清脆悠扬…叮叮噹…叮叮噹…

  他老公一脸得意,对我说:「听,那叮叮噹的声音,你看,她这姿势多美!」我只能点头。

  我同学光着屁股,像小母狗一样跪着,被蒋秋挺的肉棒插满她的生殖器,被配种!

  雅婷表情很陶醉,一脸抚媚,这挑起雄性的本能欲望,蒋秋失控了,开始使劲的插着,把她奸淫抽插得雪乳酥晃,俏臀被撞得啪啪作响。

  见我同学开始呻吟了,他边肏边凑到她耳根说:「小骚货,有反应?要高潮了是不是。」

  雅婷被问得满通红,回答道:「我才不是骚货呢!是没在老公面前做,很怕他受不了这种刺激。」

  蒋秋得意地说:「说你骚,就是骚,不骚你叫什么床?」

  雅婷屄里舒服,但是嘴上不服软:「这里又没床,哪来的叫床?」

  「小贱货,还敢顶嘴,怪不得老公要委託我教训你!」蒋秋说完,把全身重量压在雅婷身上,像疯狗,开始使劲地肏.

  公狗想发泄无穷的欲望,母狗在屈辱中不住娇喘呻吟!

  这是什么世界,动物当道?但那画面、旋律、心灵、动作…样都是那么的美好!我闭上眼睛,从铃铛的声音,就能感受她的满足。

  看的性起,会想参与,是不想专美於前,觉得我会表现的比她好。

  看同学那种欲拒还迎的贱样儿,这带给我很大的震憾,性爱讲求契合,性伴侣何必是夫妻?人也是动物。

  我问一旁的雅婷老公:「你怎能接受老婆在你面前和男人做爱?」

  这个老公说:「我心存感激。雅婷是我永远的爱。有爱。就可以容许!」
  「如果你老婆心里有两个男人,你能容忍吗?」看我眉睫三条线,他继续说:
  「我这么做,就是比任何人更懂爱,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灰色的,每个人都有追求的权利。」

  蒋秋也边肏边附和说:「就是嘛!你俩是同学,哪来那么多的较劲啊?」
  「倪小姐!男人不见得都有我的宽宏大量,你不必等婚后才冒风险,来成就人生的色彩。」

  「你的身体,现在正值圆熟,若是不常使用,任她一天天老化,这种折旧,你不会想哭吗?」

  他这段话,很有道理,让我心里的种子,发芽了!

  侧头看他,这个男人长的尖耳猴腮其貎不扬,但怎觉得他是那么的完美,谷枫、浩文…全天下的男人,都比不上他。

  林雅婷是在演母狗,但她不是母狗,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。

  激情的演出,让我沉醉,直到雅婷用高分贝的淫啼,再度唤起我的注意。
  「老公,我快不行了!真的要让我被注入别人的精液吗?」

  她老公很低调,很小声说:「大哥,没事,我会负责的,你放心。」

  雅婷陷在高潮里,说话吱吱唔唔地:「谁要你负责?我是怕你心爱的女人,今后那里不乾净……」

  我不懂。她是期待精液射进去的抖动?还是想看老公失去领地的表情?
  而我则是想,这男人为什么要让老婆怀别人的种?

               〈待续〉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